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租房如何更省钱?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3日 14:16

租客网:租房如何更省钱?

对于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是在外打拼的小伙伴而言,房租是每月中最重要的一个支出。尤其是在高速发展的城市,很多人为了租房省钱甚至会选择交通不便很偏远的地点租房居住。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省钱和租房兼顾两全其美呢?几个小妙招,教你租房更省钱!

一、淡季租房优惠多

其实租房也有淡旺季之分,想要租房时优惠更多一点,就必须隔开旺季,在淡季时就着手租房。租房旺季一般是过年后和6月份前后。

春节前---年前一两个月是传统淡季,这段时间换房子的很少。年前很多人都要回家了,会有大多数人选择退房,而准备租房的人几乎都要年后来才租,此时租金相对较低,市场房源充足,是租房子的好时机。租赁需求比旺季下降时,为促成订单成交,租房平台或是房东都会部分下调租金。下调租金的幅度大约在10%-15%之间,虽然减少了全年租金收入,但相对于将房屋空置一两个月带来的损失,这样做比较明智。

春节后---城市与城市之间人员流动大,流入城市后需要居住条件,另外还有一些过年前想搬家的,年后想要搬到另外的区域居住。

6月份毕业高峰期---大量毕业生开始找房子,因此需求租房的人群大幅度增长。这两个时间段租房时都是房源供不应求,是租房旺季。所以,本就有换房需求的租客,可以尝试在租房淡季时选择租房,不仅可以择优选择,还能节省租金开支,不失为一个便宜租房的好办法。

正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有了租房或是换房的想法后就可以着手准备选好区域看房了,千万别等到火烧眉毛再开始考虑租换房的事情哦!

二、选择个人还是中介

部分通过租房平台找房都需要支出一个月房租的一半作为中介费,想想要多花半个月的房租还是有点心疼;可是如果选择直接找个人房源,又担心遇到假房东、二房东上当受骗。

三、避开核心地段

核心区域房源固然能享受居住在中心地带的优越便利感,但是也要为高昂的租房费用买单。小伙伴们不妨跳出中心地带圈,找找附近2-3km内周围片区的房源,只要公交车、地铁站能在既定时间内走路到达,交通出行便利,也能节省一笔不小的房租开支。当然,如果通勤费过高,时间过长这也不是我们想要的,在这方面,小伙伴们可以根据自身更侧重的需求抉择平衡点。

四、省钱就选择合租

从价钱角度来说,合租是有效压缩租房成本的方式。如果你选择合租,平均分摊下来租金价格就会便宜很多。小伙伴们可以考虑找找朋友、同学、同事等人合租一套大一点的房子,既能获得更大的生活空间,又能合理分摊租房成本,何乐而不为呢?

另外,合租一整套房子的议价空间也会更高一点,只要大家的工作相对稳定,可以按照一年的模式和房东签订一个长期的租赁合同,和房东讲讲价再优惠一点可能也不是问题。毕竟,对于房东来说,工作稳定的租客和爱干净整洁的租客素质对于他们来说也会省心很多,也愿意做出适当的让步给一定优惠。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租到自己称心如意的房子,也祝愿大家成功的速度,能赶得上房价上涨的速度,早日实现自己有房的愿望噢~(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关键字:

相关推荐

三星和韩国政府的恩怨情仇:捧得起你,就摔得起你

本篇文章3770字,读完约10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贝克街探案官(ID:bkjtag),创业邦经授权转载。2020年6月9日,据韩媒消息,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了检方要求逮捕三星集团副董事长李在镕的请求。法官认为检方提出逮捕李在镕的合法性存疑、证据不够充分,所以作出不予逮捕的决定。此前韩国检方申请逮捕李在镕,认为三星生物公司涉嫌会计造假欺诈,以及2015年三星子公司合并具有争议,很有可能违反了操作原则。但是无论如何,李在镕暂时已经安全了。在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已经入院四年持续昏迷不醒的状态下,李在镕深陷法务纠缠,对三星造成了不利的影响。虽然韩国法院此次驳回了检察院希望逮捕李在镕的决定,但是检方已经表示将会继续收集证据,不排除跳过逮捕步骤直接将李在镕告上法庭的可能性。从1938年李秉哲创办三星商铺,再到李健熙接手将三星做到了占韩国整体GDP高达20%的跨国巨型企业,其已深透渗入了韩国的方方面面。三星从成长到辉煌,每一步都离不开韩国政府在背后的影子。然而当成长到“大而不能掉”的地步时,韩国政府对三星如今是更多的忌惮,而非依靠。兜兜转转近100年间,三星和韩国政府碰撞出了怎样的火花。政府倾心扶持1938年,李秉哲创办了三星商铺,开始了一段传奇的创业之旅。在日本入侵韩国结束之后,李秉哲重新成立了三星物产公司,并将其搬到了首尔。和平带来了三星公司的迅猛发展。扎根于国际贸易的三星,很快赚得盆满钵满,为日后并购打下了资金基础。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为了推动经济发展,实现经济独立,决定在政府层面鼓励重化工业发展。而这也给了李秉哲充分的契机。在政府的政策引导和部分资金扶持下,三星成立了三星化工,三星石油等子公司。决定在重工业,化学和石油等工业领域发展。也正是韩国政府给予的重化工业扶持计划,给了三星日后大力“砸钱”三星电子名满天下,创造了最大的资本基础。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的半导体公司诸如仙童和摩托罗拉,开始将组装基地设立在韩国。而原因正是韩国大力鼓动国外电子类公司在韩国投资建厂。在韩国的政策扶持下,包括三洋和东芝等日本半导体公司也纷纷到韩国设立组装厂。但是,这种趋势维持了十年,韩国也依然没有任何技术进口,只是做着最简单的组装工作。到了1970年,韩国的经济结构受到了冲击。政府决定不在轻工业等领域继续扶持企业,转而将重点放在了半导体和电子领域。由此在1975年推出了“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六年计划”。而在这一计划之前,1969年,三星电子公司成立。1974年,提前获得风声的李秉哲成立了三星半导体公司。韩国政府推动各大企业发展半导体和电子的决心是史无前例的。为此,韩国政府在同期开始推动国有企业私有化。韩国政府将许多政府主导或投资的银行、航空、以及钢铁企业纷纷实行民营私有化,以这种方式“转让”给各大财团,对其进行经济上的帮助。韩国政府所推行的“政府加大财团”发展模式也将半导体行业初期投资的巨额亏损模式进行了改善,避免出现巨额亏损一家企业无法承受而倒闭的不利局面。政府的倾心扶持带来了韩国重化工业以及半导体行业的突飞猛进发展。而三星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不遑多让。在一众半导体扶持企业中,三星电子和三星半导体在李秉哲的独具慧眼之下,更具前瞻性地将宝压在了存储芯片行业。1983年李秉哲决定,对内存芯片以及存储芯片进行大规模投资,并且在韩国买下了超过200亩土地来建立存储芯片工厂。这一举动当时被视作一场大规模的赌博。因为在很多企业看来,三星进入的存储芯片市场已经是“夕阳西下”。外国企业都在纷纷退出这一领域。但是李秉哲的决定并非是一时脑热。1982年,韩国政府发布了半导体工业扶持计划,提出将实现国内消费电子产品需求和生产设备的进口替代。并且在韩国国内建立完整的半导体设备生产链。有了政府的扶持,李秉哲底气十足。从美光购买DRAM技术,从夏普购买加工工艺,三星同时与诸如英特尔等多个公司签订了技术转让许可协议。三星在进入这个市场之后,存储芯片市场变成了“修罗场”。三星每一块存储芯片的生产成本为1.3美元,而售价仅仅是30美分。这就说明三星每卖出一块芯片,就要亏损1美元。仅仅三年时间,三星电子的累计亏损就达到了3亿美元。但是此时韩国政府站了出来,为了能够扶持三星这类的企业,韩国政府将日本的战争赔款悉数投入了近来,给各大企业提供了3.46亿美元的贷款。由政府领投,在短期内又募集了私人投资20亿美元。三星在DRAM技术上碰到了技术难题,韩国国家电子通信研究所倾力协助。研发费用60%由政府承担。政府兜底、政府采购、关税保护等等一系列政策为扶持下,三星电子安心发展。在1987年美日之间的存储芯片政策大战中,三星终于借着全球存储芯片吃紧,从持续的亏损状态中解脱出来,开始盈利。此后赶上日本经济泡沫破裂,东芝,NEC等公司大幅削减在半导体电子上的投资。三星于是一举超过,在1992年成为第一大存储芯片制造商。图注:1977-2017韩国半导体出口金额来源:Wind,狮门1994年,韩国出台了《半导体芯片保护法》,并且规定了“五年半导体后续发展计划”。明文宣布,韩国国内尽可能实现自研自产,特殊设备需要进口的,也必须要求各大财团共同承包。从政府机构设置,到法律制度建设,再到倾力的资金扶持,韩国政府在三星电子的成长道路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破裂的蜜月期在进入2000年之后,已经取得优势的三星电子以及三星半导体在全球市场上所向披靡。凭借着三星母公司在韩国其他领域的资金收入,三星电子在全球芯片市场持续进行反周期倾销和竞争,造成了大批国外竞争企业破产。经过十多年的竞争,如今在存储芯片市场上,三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而第二大存储芯片公司SK海力士同样也是韩国企业。三星凭借着三星电子的爆棚式发展,一跃成为全球知名企业,并且在韩国国内取得了巨大优势。2017年,三星电子全球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六位,在世界500强中排名15,旗下包含156家子公司。占到国内GDP20%之巨的巨无霸,韩国政府早已不是当初的大力扶持心态,而是转为了全面打压。在韩国总统朴槿惠被弹劾的同时,三星当值的副会长李在镕也被同期调查。检方认为李在镕在朴槿惠任职期间,对其以及亲信崔顺实多次贿赂以谋取利益。李在镕被调查8个月后,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就裁定李在镕行贿、挪用公款、非法转移资产数罪并罚,判处5年有期徒刑。随后李在镕上诉,才被改判为缓刑4年逃过一劫。没过多久,韩国政府要求三星整顿内部交叉持股。而交叉持股方式正是李健熙惯用的以少部分股权控制整个三星的手法。同年,韩国政府还强迫三星人寿抛售价值15万亿韩元的三星电子股票。文在寅还在推进通过议会立法,禁止保险公司对关联公司的持股价值超过自身总资产的3%,以此来打击三星交叉持股的问题。不仅副会长被查,2019年,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尚勋被提以破坏合法工会活动判处一年半刑期。韩国政府对财阀的炮火远不止三星一家。在文在寅带领下,韩国政府对财阀集团出手“不可谓不狠”。文在寅上台同年,提名金相九担任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2017年9月,金相九召集韩国财阀代表,宣布推动财阀改革公司治理架构,要求各大财阀限期完成。文在寅上台后第二年,就授意韩国检方突袭检查LG集团总部,调查取证LG家族成员涉嫌逃税一案。而在文在寅之前,朴槿惠时期的韩国政府先后对SK集团崔泰源会长实施拘捕,判处4年有期徒刑。韩华财团会长金升渊也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韩国因财阀而起,也因财阀而恐。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韩国政府鼎力扶持韩国财团,主动建立起了财团现象,将韩国的名片打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而如今,刀枪入库,等待韩国财阀和政府的,将是越来越激烈的对抗。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2020年06月12日 11:43

华为加速推进计算战略,深化构建生态型产业布局

5月19日,在第十七届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期间举办的云与计算峰会上,华为宣布将以生态型产业布局进一步加速推进计算战略,围绕计算及华为云构建生态,打造黑土地,成为数字世界的底座。为此,华为将继续发展产业生态,不断在技术和产品方面进行创新,增强黑土地的肥力。2020年,华为将投入2亿美元发展计算产业生态,并在全球发展200万开发者。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云与计算BG战略与产业发展部部长张顺茂介绍生态型产业布局华为通过产品和解决方案创新以及优化商业模式,为合作伙伴提供越来越肥沃的黑土地,使能伙伴开发应用,长出更多庄稼,实现商业价值。华为积极携手产业伙伴建设生态创新中心,通过实践成果展示、产业链企业赋能、行业解决方案赋能、计算人才培养、创新企业培育、应用创新等方式,打造计算产业生态的孵化器。截至目前,华为云与计算产业生态迅速成长,华为云合作伙伴超过10000家,华为云技术合作伙伴以及计算领域合作ISV的数量超过3500家,华为云合作伙伴云市场上架应用以及计算领域合作伙伴获华为认证解决方案的数量超过5000个,云和计算全球生态创新中心达到37个。以云、AI、5G为代表的新型数字基础设施是全球经济腾飞的新引擎,云是释放AI潜力、促进经济强劲增长的关键。华为通过持续创新,让华为云成为政企客户数字化转型、智能升级的首选,并为世界提供多样性、充裕且经济的算力,让云无处不在,让智能无所不及。华为云赋能数字化转型,使能智能化升级,携手客户和伙伴一起商业成功。根据华为《泛在算力:智能社会的基石》报告,人均算力水平与经济水平高度正相关。在传统制造业,1美元算力投入可产生10美元产值提升。华为云与计算首席营销官邓涛分享云与算业务市场进展自2019年发布整体计算战略以来,华为在云、计算、数据基础设施等领域取得了高速增长。在云方面,华为持续发挥云、AI和5G的协同优势,通过全栈技术创新,提供稳定可靠、可持续发展的云服务。华为云业务总体稳健增长,目前正驶入发展快车道,已上线23类210多个云服务,190多个行业和通用解决方案,与伙伴在全球23个地理区域运营45个可用区。2019年,华为云IaaS市场排名中国前三、全球前六,增速全球最快。2020年3月,华为云全球首发企业级AI应用开发套件ModelArtsPro,加速行业AI落地;5月,发布政企战略,并宣布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正式上市,致力于成为政企智能升级首选。基于华为云擎天架构,华为云、华为云Stack与华为云边缘可同享全栈基础设施能力升级,实现一个架构云边端全场景覆盖,统一体验、统一生态,加速政企客户迈向数字化和智能化。在计算方面,华为致力于打造围绕“x86+鲲鹏+GPU+昇腾”的多样性算力,面向通用计算,推出整机、主板、板卡等;面向AI计算,推出Atlas全系列产品。2019年,华为计算设备发货量同比增长约8%。在数据基础设施方面,华为聚焦打造算法创新、架构创新的OceanStor数据存储系统,联合大数据、数据库等产业伙伴构建融合、智能、开放的数据基础设施,围绕数据全生命周期,让数据的每比特成本最优、每比特价值最大。目前,华为存储服务全球12000多家客户,存储收入复合增长率达39%,2019年全闪存和海量数据存储增长均超过50%。

2020年05月20日 11:04

与马斯克打口水战,俄罗斯将火箭发射价格下调30%

根据网易科技讯4月14日消息,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火箭因可多次重复使用,彻底改变了火箭发射行业,大大降低了发射成本。俄罗斯航天局(Roscosmos)为了应对SpaceX在全球市场的急速扩张,宣布将太空发射价格下调30%。俄罗斯航天局局长德米特里·罗戈津(DmitryRogozin)日前炮轰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Musk),指责其在太空发射领域采用“掠夺性定价”策略,挤压竞争对手生存空间。他在推特上写道:“SpaceX并未在太空发射市场上进行诚实竞争,而是利用价格倾销策略,并且未受到任何惩罚。”罗戈津在给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Putin)的报告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他表示,SpaceX每次发射的市场价格估计为6000万美元,但美国宇航局(NASA)却为此支付了1.5至4倍的资金。为了对抗马斯克的定价策略,俄罗斯将把其太空发射服务的价格削减30%。罗戈津解释称:“为了增加我们在全球市场的份额,我们正在考虑通过降低非制造业成本和提高我们工厂的运营效率,将发射价格降低30%以上。”对此,马斯克回应称:“SpaceX的火箭80%可重复使用,而他们的可重用性为0%,这才是真正的问题。”虽然马斯克的说法得到了航天行业内其他人的响应,然而罗戈津认为,SpaceX的低成本发射策略只有在获得NASA和美国国防部等机构的充足资金支持下才有可能实现。SpaceX正计划在5月份利用猎鹰9号火箭和载人龙飞船将美国宇航员送上国际空间站。今年3月,马斯克曾宣布,SpaceX的载人龙飞船将从2021年开始向国际空间站运送游客。2011年,在NASA决定退役所有航天飞机后,俄罗斯飞船成为人类进入太空的唯一载体。NASA始终依赖俄罗斯将其宇航员运送到国际空间站,每个座位收费7000万美元。

2020年04月15日 23:22